旅游  |   报刊  |   美食  |   家居  |   汽车  |   体育  |   财经  |   娱乐  |   登录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首页  |  

护的是伤口 暖的是人心

时间:2014-07-21 00:00 来源:转载网络

  • 图片说明:右上图:蔡蕴敏和她的团队正在研究病例。(资料图片)


  • 作为明星护师、传帮带的造口“尖兵”,蔡蕴敏面对人生甘苦依然对工作抱有坚定信念—— 护的是伤口 暖的是人心

    本报记者 傅盛裕

    两年内四次采访复旦大学附属金山医院主管护师蔡蕴敏,前后的情况发生了不少变化。初识的时候,蔡蕴敏在金山已小有名气,有大量护理工作亲力亲为。那时女儿在市区上高中,因为无暇照顾,丈夫支撑起照料家庭的重任。

    如今,不止本地,江浙的不少病患都慕名而来。蔡蕴敏早上8点上班,一直要忙到13点。匆忙扒几口饭,到13点30分,又要下病房。这已成为她工作的常态。今年年初,蔡蕴敏的家庭遭遇变故,一度对她造成很大打击。可安顿好家庭,她又重新回到工作岗位。如今,她着眼于传帮带,不再倚仗一人之力,转而思考探索更多地为这个行业“输血”。

    某种程度而言,真实的蔡蕴敏是“双面”的,有刻苦和奋斗,也不时与无常和无奈打交道。每次见面,蔡蕴敏都会说,所做的一切“都是应该的”。可做的事不同了,“应该的”背后的深意也在不断变化。不变的是,蔡蕴敏一如既往的坚持,护理的是伤口,温暖的是人心,让病人更有尊严。

    “红人”蔡蕴敏的无奈

    蔡蕴敏红了。经过这两年的媒体报道和病患之间的口口相传,她已成为金山医院的一块金字招牌。

    和普通护理工作不同,伤口、造口的护理要闻、要看,不太能戴口罩,时常与强烈的异味打交道。因为造口的恶臭与不便,病人会感到自卑,造口师在护理之余,还要不时宽慰病人,进行心理疏导,工作量之大可见一斑。

    “有几次,我稍微休息一段时间,病人就会打电话、发短信来问我什么时候上班。”蔡蕴敏说。有些病人驱车3小时,花500多元路费从外地赶到金山,只为请她护理伤口。通过彩信、微信传输伤口照片,让蔡蕴敏进行初步诊断的病患也日益增多。无论是否熟识,她都尽量回应。繁重的日常护理,病人数量急剧增加,工作日里“连轴转”是常态。

    四次采访蔡蕴敏,她只有一次穿着便装,其余三次都身着护士服,从病房里匆匆赶来。未及坐定,就先咳嗽几声。护理工作需要长期弯腰,对颈椎、腰椎都有一定伤害,蔡蕴敏坦言,如今长时间工作让她感到力不从心。很长一段时间内,回到家,她“连饭都不想吃,直接躺倒在沙发上,支起双腿来放松”。

    对蔡蕴敏来说,家庭是她坚实的后盾。几年前去杭州邵逸夫医院进行造口师深造时,正值女儿进入市区学校读高中。只身在外地,女儿的学业生活只能由丈夫和公婆照料。“女儿从小是在身边长大的,一直比较宠,第一天上学,地铁坐反了,就在电话里和我哭诉。”蔡蕴敏回忆说,那时女儿的胃不好,每天早上都会呕吐,她作为医护人员,却照顾不了女儿的身体,特别难过。

    女儿高考前夕,蔡蕴敏一改平日每周去市区看望她的习惯,变成天天往返。高考时节恰值病患高峰,蔡蕴敏每天只能在公交车上补觉,家中一应事务,甚至连换洗衣服,都不得不交给丈夫和公婆处理。

    今年年初,蔡蕴敏的丈夫遭遇车祸,撑起家庭的支柱倒下了。以前,蔡蕴敏辛苦一天,回家就有现成的饭菜。如今,丈夫也急需她的照料和宽慰。但金山医院纪委书记石卫红说,大约两个月后,蔡蕴敏就基本回到了原先的工作状态,“背后的不容易,外人并不知道。”

    石卫红介绍说,据不完全统计,蔡蕴敏每年护理的病人在7000个左右,最忙时一个上午就有约50个病人。高负荷的工作量背后,红人蔡蕴敏的无奈,或许也值得关注。

    常人蔡蕴敏的坚持

    医护人员也是常人,面对压力和误解,难免选择退缩。金山区卫计委主任鲁桂根介绍了一组数据:自2008年以来,除去正常退休,金山区医护人员减少了119人。

    不同之处在于,在尝到职业乃至人生的甘苦之后,蔡蕴敏对所从事的工作依然抱有坚定的信念。

    因为声名鹊起,不少知名医院和医疗机构都向蔡蕴敏抛出“绣球”,希望引她攀上更高的枝头。面对高薪和更好的平台,她不是没有犹豫过,可最终还是选择了留守。“在护理一线最能发挥我的特长,也最能体现自己的价值。”她表示。

    身边的同事都说,虽然经历了很多,但蔡蕴敏对工作的热爱始终未变。除了日常工作,她大量的业余时间也奉献给了伤口、造口护理。甚至连走路的时候,都要查看微信上收到的病例照片。问起原因,她还是那句:“没事,这是应该的。”

    金山医院以她的名字成立了“蔡蕴敏伤口、造口护理组”,朝夕相处,她的耐心和技术也感染着护理组的成员。不少组员经过蔡蕴敏的传、帮、带,具备了独立处理伤口的能力,在专业资质上也日益精进。在此过程中,她也意识到,仅靠一己之力,很难处理日益增多的病人。为此,也有意将更多精力倾注到培养临床一线造口师上。

    “当我想要为护理组招人的时候,很多优秀的护士只回答我一句话:你这里太辛苦了。”蔡蕴敏无奈地说。但只要能多培养一名优秀的造口师,无论对行业,还是对蔡蕴敏本人而言,都是极大的慰藉。

    人物小传

    蔡蕴敏,复旦大学附属金山医院伤口、造口治疗主管护师,27年来始终与伤口、造口为伴。她是一位严重的青霉素过敏患者,从门诊换药室起步,不避艰辛,始终钻研,成为具有国际资质的造口护理“尖兵”。更重要的是,她善于将心比心,以温和、耐心的态度给病人细致入微的护理,得到病患和家属的普遍赞许。如今,蔡蕴敏希望将临床一线的伤口、造口护理经验总结出来,用以培养更多专业造口师。